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野水鸭传说
2015-04-04 23:24:05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354次 评论:0
   

鸟类天堂野鸭滩

   沿黑龙江上溯过五女望归石,眼前平展展现出一带宽阔水域。让人心胸扩朗,天地顿宽。这里水浅滩多,江面微风习习,立身船头,凭空升起无限遐思与豪情。

   不远处的江面上,随处可见飞过的黑色掠影,江面就有无数只鸭凫于水上,或游玩嬉戏,或入水捕鱼,或随船起舞,或与舟竞飞。有独立于水中拍翅者,有双避于一隅交颈者,有踩出一串水花欲飞者,有掩喙翅下遐憩者……各形各色,神态具异,不一而足。

   更有一奇景,人尝知大雁排阵形飞行,未知这黑龙江源头的野鸭也有此习性,或排成“一”字,或排成“人”字,亦有时排成“八”字飞行。

   此一处,为黑龙江上游最为生机盎然所在,据常来往于与和村民讲,这里每到夏季,便是候鸟的天堂,主要品种是野鸭,他们到这里的目的就是繁殖后代。每年起自六月初终至十月中旬,每天聚集的野鸭多达千万只。这一带水域水浅且清,生有大量小型鱼类及贝类,为这些野鸭提供了充足的食物。因此,人们称这里为:“野鸭滩”。

   在这野鸭滩内生存的野生鸟类大约有十几个品种,除野鸭外,栖息于水中的还有:灰鹤、鱼鹰、海鸥、江鸥、水鸡子、鸳鸯等,栖息于岸边的有大雁、天鹅、飞龙等。

   这蛮荒苦寒之地,何以引来这无数水鸟野鸭?这里细究起来,还真有那一段上古公案。原来,当年白龙祝赤在此开江破道,引水入海之时,并不是他一个孤军奋战。因他本是西王母之徒,只因贪恋人间宝贵,才投奔大禹王驾下称臣,当时他还带有西王母驾下三青鸟。亏那三青鸟在前引路,白鸟则往来通报讯息。白龙祝赤才能专心一致拱开江道。

   这一日,白龙祝赤开江破道至今恩和哈达山下时,他已经筋疲力尽,本想至此可以大功成,正要休息之时,三青鸟在前发现一处乱石堤坝,上游之水十之八九囤积于此,此处不开,以前所作皆悉惘然。忙叫来白鸟,要她马上告知白龙祝赤,破开这乱石堤坝。白鸟闻听,不敢怠慢,马上飞到白龙祝赤身边,告诉了祝赤前面有乱石堤坝之事。

   那白龙闻听,心虚气短,对白鸟说:“我已无力为功,怕就此治水失败了。”

   白鸟听得,心里很是焦急,也不知如何是好。那白龙大喘着粗气,说:“除非现在有吃的东西,填饱我的肚子。”

   白鸟立即飞到半天空里,向四周望去,却不见一只野兽食物,只有山顶上一个个面黄肌瘦的人类。那白鸟无奈回到白龙祝赤身边,对白龙祝赤说:“并无野兽山珍可食。”

   白龙祝赤长叹说:“难道连个人也没有?”

   白鸟大大吃了一惊说:“我等身为天神,岂可生食人之念,万万不可,祝赤再不可有此罪恶之念。”

   祝赤也觉惭愧,低头不语,良久,怱大叫说:“我以命拼之。”言罢,拱背向前顶去。那白鸟深知白龙祝赤已到强弩之末,实不足以顶开那乱石堤坝。乱石堤坝不开,洪水不能下泻,终难解人类生存之苦难。白鸟思之再三,忽而转身,以一身之躯化成三千绿头水鸟,齐齐飞落到白龙祝赤面前。那祝赤正拼死强攻,眼前昏花,几欲罢手,忽见有无数绿头水鸟,心中大喜,虽自己从未见过这种水鸟,却也不顾什么了,张开大嘴,将那三千水鸟一并吞入肚内。那水鸟却怪,任由白龙取食也不躲避。最后只余两只,白龙祝赤已吃不下,任其飞去了。那白龙吃过水鸟,立时精神大振,一鼓作气将乱石坝顶了个本零八落。乱石坝内所屯洪水一泻而下,治水终于大功告成。

   那白龙祝赤来到岸上,瘫倒在沙滩上面。只见三青鸟自天空欢快落下,来到白龙祝赤身边,共庆治水成功。一阵欢笑过后,三青鸟突然想起一事,问白龙祝赤:“白鸟在哪里?”

   祝赤心里一惊,扑棱坐起身,环顾四周,说:“她没有和你在一起吗?”

   三青鸟说:“我让她给你送信,你没有看到她吗?”

   白龙祝赤想想说:“她是来给我报信了,我当时已经没有力气,她就去为我寻食,没寻来,后来,我就拼命向前开道,再没有看到她。”

   三青鸟马上飞到天空里,四处张望,忽见自洪水下游飞来两只绿头水鸟,却是自己从未见过的。那两只水鸟飞至他们跟前,欢快雀跃,欣喜异常。二人立即明白眼前发生了什么,那三青鸟眼中流下泪水,白龙祝赤也深悔不已。

   然而,白鸟一身已化千鸟,成了白龙口中之食,所余一二鳞角已再难回复原型。三青鸟悲伤过后,对白龙祝赤说:“白鸟为拯救苍生,已无力回天,你该为她找个栖身之所,为后人留下她的功德”

   白龙祝赤含泪点头,翻身落入水中,就于自己双角所豁两条沟下,以身躯推开乱石,平展展推出一块水域,唤来无数小鱼,栖养期间,以供绿头水鸟食用。

   那两只绿头水鸟,得了这块水域,自有了安生之所,便在此世世代代繁衍生息,久了,就成了一庞大水族,这便是今天寻常可见的野鸭子。而这野鸭滩之名也就由此叫开。

   后来,那三青鸟思念旧时伙伴,常常于夏秋之际回到野鸭滩来看望白鸟所化之鸟。每到那时,随三青鸟一同来此的就有各种鸟类数十种,一时,就里这成了鸟类的天堂。

   那白龙祝赤却贪恋人间,渐渐将戴胜忘记,终于做出有伤人类生存大罪。现在,人们听那野鸭沙哑的叫声,还隐隐感觉其心中的悲伤。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漠河小明哥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: 北极村古水井 下一篇:漠河传奇四不烧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